14.总决赛(1 / 2)

机动牧场 蓝天诺水 17391 字 4天前

世事难料,当年逃脱的力克被抓住了,不过巴斯特并不觉得这件事就这么完了,两个孩子救出之后,也算是让天成警长松了一口气,至少报酬没有白白扔出去,在忙于结案的同时,他还在到处收集z手环,毕竟他还欠着巴斯特三个手环。

巴斯特建议天成警长开个庆功宴,地点定在了欧哈纳牧场,牧场主人也是在孩子回归后才知道巴斯特是这次任务的委托人,一直想找机会感谢巴斯特,这不,反而巴斯特给了他这个机会。

庆功宴定在了结案一周后的某个下午,预定人选是巴斯特、阿莉娅、迪利斯、多洛戈、天成、天翔、传林这些人。巴斯特是第一个到牧场的,不过在牧场却见到了一个预定之外的人。

“原来你也来阿罗拉了。”

“好久不见,巴斯特先生。”

“你过来本就不应该奇怪,反倒是天翔刚来的时候,我还觉得似乎少了点什么。”

“近期回了一次丰缘地区老家,现在来阿罗拉和天翔汇合了。”

“赶早不如赶巧,你恰逢路过一场庆功宴。”

很显然,来者就是知道有庆功宴才来的,不过巴斯特也确实客套的说了这么一句。虽说距离上次和她见面还是三个多月之前的事,再次和天翔的重逢,自然也不应该少了天翔一直以来的搭档。

小忆就是这样一个人,虽说和巴斯特仅有一面之交,但对巴斯特的认知却一点也不比任何训练师少,和天翔旅行了那么久,从来没有见到比天翔更为强劲的训练师,而巴斯特偏偏就是这样一个人。

巴斯特这边,他对小忆的认识主要在于她的专业性,虽说对战技巧不强,但细节掌握的非常到位,可惜了她现在只是一个旅行训练师,如果她协同自己去接委托的话,一定比当一个旅行训练师要强很多。

当然,巴斯特并不知道小忆今天会到来,但与其说是赶巧来欧哈纳牧场,倒不如说是天翔有意为之,也就是说,眼前的小忆很显然是知道他们已经大获全胜了,这个时候她过来会有什么意义呢?

巴斯特还没有想透,就看到天翔已经来了,他朝着自己走来,并没有对小忆打招呼,反倒优先对巴斯特打招呼。

“巴斯特先生,来的挺早啊。”

“嗯,现在这里人也不多,我也有些问题要问你。”

“请讲!”

“联盟比赛的时候,一直暗中盯梢我到底是什么意思,有人委托吗?”

“果然巴斯特先生早就看穿了我的行动,确实是有人委托。”

“也就是说,从偷看我训练的时候开始,或者更早,就已经开始盯梢我了对吧?”

“准确说是巴斯特先生在挑战道馆的时候就盯着了,当时我们还打过一个照面,当然您可能不记得了。”

“这也没理由记得,因为攻打道馆的是我同伴伪装我的相貌完成的。”

“啊!难怪巴斯特先生在联盟赛的时候显高了,原来之前根本不是你本人啊!”

“好了,说说你的委托人是谁。”

“随便暴露委托人身份可不好吧。”

“说的没错,不过如果那人是我敌人的话,你会给我透风吗?”

“那倒是可以考虑一下。”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一旁听着的小忆非常郁闷,她根本就无法介入两人的对话,她现在唯一知道的是,天翔背着她接了一个调查巴斯特的委托,但具体情况她自己都不知道,因为和天翔比较熟悉,这种问题也没有当面问,但她一定会问清的。

“巴斯特先生,我还有个请求,希望你能答应。”

“想要和我对战吧,就这里找个地方吧。”

“爽快!规则由您决定。”

“那就这样吧,每人派出两个精灵进行双打对战,这个规则没问题吧?”

“正合我意!”

两人说着就提到了对战,这是天翔非常期待的一场对战,自己虽然拿了一个冠军,但却没有靠实力赢取,现在找巴斯特对战,完全就是圆自己一个心愿。

“出来吧,月亮伊布!猫鼬斩!”

“出来吧,月亮伊布!沙丘娃!”

两人几乎是同时放出精灵的,当看到对方精灵出场的时候,各自都惊了一下,没想到双方都派出了月亮伊布,这可谓是英雄所见略同吗?

“有意思,月亮伊布,使用……”

“停!等一下!”

天翔指挥了一半,被巴斯特强行打断了,与此同时,天翔的月亮伊布明白了巴斯特的意思,故而收起了攻击姿势。看到这一幕,天翔一惊,为什么自己的月亮伊布会执行巴斯特的命令,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虽说这种场合出场精灵就不允许更换了,但还是让我更换一下吧,两个月亮伊布的对战,一定会陷入僵局,想必你也不愿意看到吧?”

天翔一愣,规则是巴斯特定的,然后他自己先打破了自己的规则。但细想一下也没错,没必要太遵守训练师之间的潜规则,两个月亮伊布之间的交手容易打成持久战是公知,巴斯特现在主动退让的话,这倒也没啥不好。只是这种事如果单纯发生在天翔身上的话,他未必会有巴斯特这样的觉悟,这也是天翔不得不佩服巴斯特的原因,他比自己都不拘小节。

巴斯特收回了月亮伊布,放出了夜盗火蜥。

这次交换之后,两人的对战正式开始了,但天翔却很清楚,巴斯特没有用全力。在场的夜盗火蜥和沙丘娃都是分布在阿罗拉地区的精灵,而且看起来就不像有作战经验,这一定是刚收复没多久的精灵。

天翔比巴斯特更精明,他早就知道了巴斯特同伴在会场外设过交换摊位,把没人要的鲤鱼王全部甩完了。他有时候真怀疑巴斯特是为了甩走一些没用的鲤鱼王才会用鲤鱼王迎战胖子李的,直到现在他才明白,巴斯特在收集各种精灵,也听过父亲的线报,巴斯特近期在阿罗拉各地巡游,天翔现在可以肯定,巴斯特一定在收复精灵。

面对两个进化都不完全的精灵,天翔却不敢松懈,这两个精灵虽然都是未进化,但再怎么说都比鲤鱼王要强劲,天翔可以用鲤鱼王打出如此夸张的战局,面对这两个精灵,他真没底。

“你要不先攻的话,我这里就不客气了!夜盗火蜥,对月亮伊布使用挑衅!沙丘娃对猫鼬斩使用催眠术!”

天翔听到巴斯特的指挥后顿了顿,虽说自己的对手是两个未进化形态的精灵,但巴斯特的这一步指挥却非常到位,因为巴斯特自己明白,硬拼肯定不是对手,所以采用了行动封锁。天翔一开始就决定绝不轻视巴斯特,无论巴斯特用什么精灵都不轻视,但他现在才明白,自己虽然不打算轻视他,但巴斯特犀利的指挥让自己压力更大,从而变得更加重视这个对手,让自己有了好像有过轻视他的错觉。

换做是胖子李这样的对手,天翔还需要进一步的用行动来告诉对手:我在施压。而对天翔这种熟门熟路的对手,巴斯特直接用言语就压迫了对手。

当然,巴斯特对战技术更高明,沙丘娃的催眠术并没有对着月亮伊布使用,月亮伊布本身就是吸收月之精华而从伊布进化而来的,本就是夜行性的精灵,不容易被催眠,在追逐s先生时巴斯特特意关照天翔,先要让他一步,把他的思路引导到从海边逃脱。

天翔的月精灵中了催眠术后并没有睡着,但还是假装睡着了,他所没想到的是最后自己本人竟然中招了,要不是阿莉娅及时赶来唤醒他,后面的计划都没法执行了。

想到这里,天翔突然发现个更严重的问题,难道阿莉娅来唤醒他们,本身也是巴斯特想好的?这是什么样的对手啊,对人心的揣测实在太准了。后来结案的时候他才知道,巴斯特就是剿灭黑星的英雄,而假s先生是黑星的残党,千面贼力克。

天翔仅顿了不过一秒钟,猫鼬斩已经中了催眠术,而月亮伊布也已经中了挑衅。由此天翔算是明白了,巴斯特最初用月亮伊布搭配沙丘娃肯定也打算使用这个封锁组合,现在不过是换了一个成员完成了一件相同的事,这算是双打对战中常见的行动封印打法。

巴斯特的对战术的老练程度,以至于让天翔都觉得自己在和这两个精灵的进化形态作战。不过话说回来,巴斯特还真喜欢用未进化完整的精灵,现阶段自己只有月亮伊布可以行动,接下来必定会被两个精灵合力攻,得想办法化解这个局面。

“月亮伊布,对猫鼬斩使用电光一闪!”

换做其他人,这个时候月亮伊布肯定是任由宰割了,但天翔毕竟实力还是不错的,他直接通过攻击招式唤醒了猫鼬斩,而意外的是,猫鼬斩被攻击后一醒来立即冲上前去,并采取了防守阵势。

巴斯特看的出,这双方的动作协调性非常完美,肯定是有过专门训练的。

“夜盗火蜥,使用烈焰溅射!沙丘娃,使用流沙地狱!”

天翔很郁闷,因为他能够理解巴斯特的出招是什么意图,虽然天翔特意让猫鼬斩冲上前去,但烈焰溅射可以通过打击靠前方的猫鼬斩,并以猫鼬斩为衔接点,溅射到后方的月亮伊布,可见巴斯特图明显就是先要拿下月亮伊布。而为了不让两个精灵拉开太远的距离,沙丘娃用流沙地狱限制了月精灵的跑位,让烈焰溅射完全命中双方。

只见猫鼬斩和月亮伊布两个被流沙缠在了一起,天翔在想,为什么几个未进化形态的精灵在巴斯特手中会如此难缠呢,这种压力是前所未有的。

从月亮伊布被挑衅之后,整个局面都是天翔处于被动,之所以藏在后方,很显然是在等待挑衅状态的自然消除,现在的月亮伊布无法改变整个局面,职能温存实力。而巴斯特咄咄逼人,以各种方法直接或间接损伤月亮伊布。

“沙丘娃,使用催眠术!”

这次巴斯特根本就没有准确说出技能目标,但沙丘娃已经心领神会,直接对准了猫鼬斩。

“猫鼬斩,使用看穿!”

天翔也不是吃素的,如果说第一次催眠术命中是疏于防范,第二次则不可能那么简单就命中,但天翔未必要用看穿这种技能去防御,完全可以直接躲开。但是他没有躲开,并不是天翔的战术判断失误,一旦猫鼬斩躲开的话,夜盗火蜥的攻击线路就空出来了,这对后方的月亮伊布很不利。

见此状,巴斯特也只能改变战略。

“夜盗火蜥,使用浊雾!”

巴斯特眼见着无法直接突破,只能令夜盗火蜥使用无视前方障碍的浊雾技能,虽说可以攻击到后方的月亮伊布,但这招威力并不理想。天翔苦瞪着月亮伊布早点解除挑衅状态,但屡屡被巴斯特攻击得手,虽说没能造成较高的伤害,但终究让天翔很不自在。

浊雾笼罩天翔这边,但对猫鼬斩影响并不大,拥有免疫特性的猫鼬斩自然是不会中毒的,可后方月亮伊布可就难过。而巴斯特更狠,来了一个下招,这让天翔惊呆了。

“沙丘娃,使用沙暴!”

很显然,现在场上被浊雾笼罩,如果这个时候使用沙暴的话,浊雾会被沙暴驱散,这种自相矛盾的战术为何会出现在巴斯特的身上呢?有诈,天翔只能想到这点,但具体是什么伎俩他无法推测。不够眼看着月亮伊布也快脱离挑衅状态了,就等着接下来的机会!

“月亮伊布!使用月光!”

巴斯特什么都没说,只是笑了笑,天翔瞬间明白了,先前沙暴使用虽然驱散了刚释放浊雾,但已经提早一步限制了月亮伊布的月光技能,沙暴中使用月光,对自己的体力恢复并不利。自己等到现在,最终还是被巴斯特提前算计到了。

天翔发现,自己无论怎么防守,最终都在被巴斯特的精灵攻击,还是各种方式攻击,而且攻击的节奏中还不乏控制住自己的行动。天翔从对战开始到现在,唯一一次攻击还是对着自己发动的,真可谓是悲剧到了极点,他固然有不错的水平,可在巴斯特面前,这种水平有什么实际意义吗?

天翔终于发现,如果再这么一直挨打的话,最终必然会输掉,必须寻求机会反击了。于是他做出了一个很大胆的决定。

“猫鼬斩,使用剑之舞!月亮伊布,对猫鼬斩使用剧毒!”

“什么!”

即便一直都很冷静的巴斯特也有个几秒失去了冷静。这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对免疫特性的猫鼬斩使用剧毒呢,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只见猫鼬斩浑身通红,但表情丝毫不像中毒的样子,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巴斯特不由得使用了波导力,发现猫鼬斩的体能高的可怕,但可以感觉到,体能在逐渐流失。虽然自己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可以肯定的是,天翔采用的战术肯定是快攻战术,只要挺过去,猫鼬斩会不攻而破。

“夜盗火蜥后退!使用烈焰溅射!沙丘娃前冲,使用大地之力!”

两个精灵不约而同的对着猫鼬斩攻击,毫无疑问,猫鼬斩的压迫力俨然已经让这两个精灵感受到了,不解决他们也许倒下的就是自己了。

只见沙丘娃用自己的沙化的身体控制住了猫鼬斩,同时使用大地之力攻击,而夜盗火蜥则在后方发动攻击。此时的月亮伊布无法对前卫的沙丘娃使用电光一闪,因为这对幽灵系是无效的,这也是天翔最不自在的地方。

猫鼬斩强行挣脱了沙丘娃的控制,最终沙丘娃的大地之力也未能命中猫鼬斩,只见猫鼬斩直接冲向了夜盗火蜥,势必要把夜盗火蜥拿下。满以为突破了沙丘娃的防线之后,就可以直接拿下夜盗火蜥了,但天翔再一次的失算了。

“夜盗火蜥,使用毒液陷阱!”

原来夜盗火蜥最后留着的王牌是毒液陷阱,这招唯有对中毒状态的对手才有用,能够降低目标的战斗力和行动力,天翔明白了,沙丘娃拼死抵抗的目的是让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到后方,自己越是想要突破沙丘娃,越是容易中毒液陷阱,自中了毒液陷阱之后,天翔知道这样下去会越来越不利,但他还不打算放弃。原本打算强行打下夜盗火蜥的攻击,这次却发生了改变。

“回过头来,对沙丘娃使用暗影爪!”

这点就连巴斯特也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实际上自己一开始的目标就是盯着猫鼬斩打,故意制造了让对面觉得有针对月亮伊布,他一直在伺机先解决猫鼬斩,但现在从局面的临场问题来看,天翔中途改变了原先的战术,反过来先攻击沙丘娃。

果然如天翔判断的一样,沙丘娃是刚收复没多久的精灵,这一次暗影爪打上去直接失去战斗能力,局面瞬间一边倒。

不过巴斯特也不急不缓,夜盗火蜥是否能够打完这场对战,还是一个问题。现在要如何面对失去一个精灵的问题呢,天翔使劲都想不出巴斯特能有什么战术,毕竟训练师再强,也不可能顺顺利利让刚收复补救的精灵战胜他人。

不过猫鼬斩的强力一击只是变相在折损自己的战斗力,巴斯特已经感觉到了猫鼬斩的波导丧失大量,毕竟身处毒液陷阱的攻势中,再强力的威力都会被打折扣。

“夜盗火蜥,不用管猫鼬斩,接近月亮伊布!”

天翔震惊,这是放置打法。一般在6对6的大型双打比赛中,在场的两个精灵倘若有一个出现了窘态,立即可以让之不管,对另外一个精灵进行集火攻击。因为一个精灵产生疲态的话,很难造成有效战斗力,而要化解这个问题,除非有对应的手段,或者交换精灵,但交换会延误战术,只能是在双亏的局面中选择一个比较稍好一点的选择罢了。

但现在是2对2的双打对战,根本不存在交换,而且现在的局面是天翔精灵2个对抗巴斯特精灵1个,居然在这种场合下采用放置,这到底是对自己多自信啊。

“猫鼬斩,对夜盗火蜥使用撕裂爪!”

只见夜盗火蜥背身对着猫鼬斩的追击,但猫鼬斩的攻击却一直没有命中,被夜盗火蜥左右躲开。

看到这一幕,天翔有一点恼了。他自认为自己心态很平和了,对战中绝对不会丧失冷静,可这次对战他几度三番情绪波动严重,为什么自己总是被巴斯特牵着鼻子走,哪怕现在局面对巴斯特巨大的不利都是如此。

“停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