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改弦易辙,诚心辅佐(1 / 2)

誉王心胸狭隘,手段阴狠,他一旦上位,那些曾经得罪他的,对他构成威胁的皇亲贵族,都要死在他的屠刀下。

即便是辅佐他有功劳的人,最终也会死在他的手里。

他又怎么会容许他人与他一起分享权力呢?

李冷笑而不语。

周文博叹道:“最终让我决定放弃他,倒不是他没有君主该有的风范和胸襟,而是他会把大唐拖入灭国的深渊里。我曾经也问过誉王同样一个问题,元戎族十万铁骑突然从登封城撤兵,他是怎么看待这件事的。我没有想到,他的回答是元戎族的十万铁骑不可怕,真正的敌人是来自己大唐内部。只要肃清了内部敌人,那么元戎族就不敢侵我大唐一分一厘的土地。”

李冷依然笑而不语,誉王让周文博失望,未必会让周家彻底放弃誉王,周文博也未必会全力支持他。

任何一个联盟的形成,都必须有共同的利益。誉王与周家有共同的利益,而他和周家、周文博八辈子也打不到一杆,难道会因为周雯铁了心支持自己?

家族间的利益又岂会这么儿戏!

周文博无奈说道:“誉王殿下太过乐观,我大唐可谓是危险万分,若再不备战,只怕我大唐子民就要被元戎族铁骑蹂躏了。”

“丞相想跟我说什么,直说就是,不需要顾左右而言他。”李冷淡淡说道。

周文博道:“那我就有话直说。夺嫡之争,把朝局弄的错综复杂,许多人都被牵扯进来。目前,有实力竞争皇位的有九个皇子,他们背后都有大家族,各学派修士的支持,势力很强。殿下是国公,不具备了竞争皇位的条件和资格,加上殿下背后的秦家倒戈支持七皇子,导致殿下势单力薄。别说争皇位了,能不能保住性命都很难说。”

“丞相是想让我也争一争这个皇位?”李冷又怎么不会明白周文博的心思呢。

鱼,终于上钩了。

“是,殿下雄才伟略无人可及,大唐交到殿下手里,必将一统天下。”周文博非常认真说道,“的确,殿下是国公爵位,背后又没有各个世家和修真学派的支持,但这些劣势从某种角度来说,反而是一种优势。”

周雯听不懂,问道:“爷爷,这怎么是师父的一种优势呢?”